《大象席地而坐》的人生观——从荒谬找寻希望

《大象席地而坐》是第55届金马奖的最佳剧情长片,由中国新生代导演胡波执导,这部电影是胡波的第一部导演戏剧,也是最后一部。本片同时荣获最佳改编剧本以及观众票选最佳影片,同时也入围最佳新导演、最佳男主角、最佳摄影、最佳原创电影音乐。入围最佳男主角的彭昱畅,在片中饰演高中生韦布,据说片酬仅有3000人民币,相比其他四位入围者,应该是最便宜的準影帝人选。

《大象席地而坐》的人生观——从荒谬找寻希望整部电影犹如现代版的《等待果陀》,唯一不同的地方,电影结束前,想要看看席地而坐的大象的爷孙与男女同学,听到了大象的鸣叫声音,不同于《等待果陀》,自始至终,未见果陀到来。

片中的高中教导处副主任,与韦布要好的女同学黄玲发生婚外情,这段婚外情也是师生之间的不伦恋。不伦恋被偷拍而成视频,散布于网路群组,羞耻见不得人的冲击,逼迫黄玲离家出走。韦布因为过失推人,让地方恶霸于城的弟弟于帅不幸伤重致死,背着一条人命的韦布,不得不离家出走。多年相伴的老狗被走失的大白狗咬死,老人家王金气愤之下杀死这只大白狗,先前因为儿子与媳妇想要搬迁到学区房,学区房不够大,老人家王金必须迁住养老院。杀死大白狗之后,购买韦布的球桿而得知满州里有大象席地而坐,这头大象不吃东西也不理他人,只是安静坐着。老人家回家「诱拐」孙女,一起出走后,决定与韦布和他的女同学黄玲,四人一起搭车前往满州里看看这头大象。这趟路程真的是北漂,从石家庄经瀋阳到满州里,公路长达2385公里。

副主任在片中曾对黄玲说着:「人活着呀,是不会好的,会一直痛苦,一直痛苦。从出生的时候开始,就一直痛苦。以为换了个地方会好,好个屁呀!会在新的地方痛苦,明白吗?没有人明白它是怎幺存在的。」人生是否像满州里所在的呼伦贝尔大草原,一片荒漠,看不见起点与终点?人生的痛苦是如何存在的,能不能解决?还是只能逃避,换个地方只是暂时解脱,最终还是会被痛苦找上门?人生的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不如意事带来痛苦的时候,即便能看到满州里的大象,人生就能获得解脱?韦布厌恶人生中的糟糕事情太多,想要看看满州里的大象,更想知道这头大象为何席地而坐,牠在等待什幺,又在期待什幺?

黄玲的妈妈对着她说:「妳根本就不知道活着是怎幺回事,我哪有精力去给妳营造妳喜欢的东西,我自己过一团糟,搞不清楚呢。」面对人生的痛苦,无须努力活着,也知道痛苦的感受。当人生受到不如意的事情强烈撞击,痛苦已经饱和,「我还能怎幺办」?

「我还能怎幺办」,这句话一语点醒恶霸于城,也因为这句话,于城决定放过韦布,给他一条生路。在此同时,韦布的男同学开枪射伤于城,当他觉得别人都怕他的时候,开枪自杀,结束生命。当痛苦开始与结束的时候,都是一连串的荒谬。《等待果陀》无人上吊成功,但是《大象席地而坐》有了枪杀自己的不幸,现实生活中的胡波,则是上吊自缢,告别人世,结束他的痛苦与人生的荒谬。

片中有句话说着:「妳的虚荣,他买单。」胡波导演透过电影诠释现代人的生活与痛苦,把人生中的荒谬,寄託于遥想与期待看见满州里那头奇怪的大象。人生如果是一片荒漠,如何区分鲁蛇(Loser)与温拿(Winner)?生命的意义,如果是看到满州里那头席地而坐的大象,把席地而坐的大象视为果陀,如此一来,人生的痛苦能不能缓解释放?自己的痛苦,谁能买单?

我呼吸,我存在;我滑手机,我存在。网路上的IG、Facebook,如果取代现实生活的实体经验与历练,滑世代或是网路族群,是否还会想想生命中,有没有一头席地而坐的大象?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