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爸爸末期癌‧烦忧六口温饱‧“我孩子一定要读书”【筹足,停止

周爸爸末期癌‧烦忧六口温饱‧“我孩子一定要读书”【筹足,停止“光明安学计划”是从《光明公益金》所延伸出来的一项计划,起因是在探访病黎家庭之际,发现许多病黎家庭因父母生病或离异等各种因素,导致孩子生活和教育缺乏关注。贫苦家庭百事哀,在柴米油盐的烦恼堆积之下,孩子的心理状况通常是父母最常忽略也最无力的问题,导致缺乏关爱的孩子无心向学,甚至还可能走上歪路。目前就读新江小学四年级的周慧敏是在校方的推荐下,申请到2011年“光明安学计划”援助金。周慧敏全家原本住在西南区郊区,在她7岁时,父亲为了让孩子更方便接受教育,带着全家搬来槟城发林一带。她也跟着离开原来的同学朋友,转校到新江小学。当她好不容易适应了新的学习环境,交上新的朋友,父亲却被发现患上鼻咽癌。她对父亲的疾病了解并不多,可是却知道“癌症”这个名词有多危险。她说,父亲生病之后,就不能工作,接受治疗后也很辛苦,身体不舒服,所以脾气变得比以前差。当爸爸不舒服,妈妈忙着照顾爸爸之际,她就在房间内自己学习,陪两个弟弟玩。她也帮忙妈妈做家务,和爸爸聊天。这也是她目前仅能为父母亲所分担的事。学校筹款助渡难关她很喜欢现在的学校,最喜欢的科目是画画和国语。她说,老师和同学对她非常友善,还协助她和家人解决经济的问题。“老师从电脑资料中获知我的爸爸患了癌症。副校长还召我到办公室,询问爸爸生病后家里的经济情况。老师和同学还筹款帮助我们。”除了慧敏之外,周家还有2个分别为6岁及4岁的儿子,以及一个仅2个月半的女儿。其中6岁的周杰伦目前在慧音社幼稚园唸书,明年将升上新江小学一年级。抱病工作4年终倒下父亲周康顺于二十多年前曾因工作受伤,导致左眼永久失明,一年前,他又被证实患上鼻咽癌,虽然如此,他在病床上依然坚持孩子一定要接受教育。因工受伤左眼失明“以前我的父母没有管我,结果我没有好好读书,四年级就辍学了。我不要重蹈覆辙,我的孩子一定要读书。”周康顺原本是一名地砖印花工友,为了家庭生计,他一直抱病工作,直到今年1月,他终于被迫放下工作。目前已经完成3次化疗,正进行长达35次的电疗。他是于三四年前开始感到头痛和鼻子堵塞,颈项也出现浮肿,当时他只以为身体调养不顺,就去寻找中医和气功治疗,直到去年,他开始出现头晕及呕吐症状,视觉也受到影响,他才察觉问题的严重性。经医生检查后,发现他的鼻咽癌已经进入第四期,癌细胞已扩散至淋巴腺。老天请再给我15年妻子颜美美是全职家庭主妇,结婚多年来,从没工作经验,她甚至不会骑摩多或驾车,连出门也需要依靠亲友或搭乘公共交通。如今丈夫倒下后,她显得更徬徨无助,只能坚守照顾孩子和丈夫的责任。随着身体状况越来越差,周康顺一想到自己的病情,就有无力感,看着没有工作能力的妻子和嗷嗷待哺的孩子,他更感到心烦气躁。“我想不到那幺远,如果我还有15年,他们至少可以长大一点。工作?我还是能做的,只要找一份轻鬆一点的,还是能赚到多少钱养他们。”身为全家经济支柱的他倒下之后,这家变得只能依赖政府所提供的微薄福利金和亲友援助。他虽然能够以残障人身份获得全免医药费,可是,如今一家六口的衣食住行的开销每月已耗费逾千令吉,将来4个孩子的生活和教育费该怎幺办?他简直是愁得心里发慌了,再加上电疗的副作用,他简直是无法再做思考。“之前申请到残障人士福利金到今年5月就期满了,之后能不能申请到还不知道。我也只能见一步走一步了。”我们想帮更多孩子“光明安学计划”总负责人,即本报公共联繫部兼光明公益金高级执行员赖意循指出,这项安学计划是通过校方推荐贫苦家庭的孩子接受援助,主要目的也是希望校方及社会在关注学生的学术成绩之余,也关係孩子的心理状况。她说,虽然时代已经和以前不同,可是,一些家庭对孩子还是抱着“天生天养”的旧观念,对家庭和孩子没有长远的计划,一些父母亲则在冲动之下离婚,没有顾及孩子的感受,甚至还有一些孩子因此而同时失去父母监管。她透露,在处理光明公益金的申请之际,她发现许多贫苦家庭面对各种问题,包括父母生病、单亲、或父母离异,在这种情况之下,孩子变得没人看顾管教,不论是学业还是心理问题,都受到忽略。她说,每个孩子的天份都不一样,只要教导得当,都能有所发挥,只是,孩子需要家长的发掘和引导。审批只考量家境她指出,这项计划的目的是资助因家庭经济支柱患疾、猝逝、或家境清寒的单亲家庭孩子的学习费用,完全从家境出发,不以成绩为批核标準,以期落实有教无类的理想。“在前两年,安学计划一共拨出43万令吉帮助四百多位学生,可是我们的资金有限,无法更全面地帮助所有家境清贫的学生。所以我们希望这计划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,吸引公众帮助更多有需要的学生,让他们安心的继续求学。”她表示,今年度的安学计划原本应该于3月份开始公开接受申请,可是,由于资金的关係,一直拖到现在才发放首批援助金。在此期间,许多焦急的校长一直打电话询问,担心学生错失了申请援助金的机会。她说,虽然很多时候,校方也对于学生的家庭无能为力,可是她希望这项计划至少能吸引更多教育人士、各组织及公众关注学生学术成绩以外的问题,向这些孩子传达关心及关爱,达到有教无类的教育目的。“在面对问题孩子和家庭方面,我们不是专家,可是,我们希望这计划能引起各界人士关注这个问题,也许为这些孩子和家庭提出解决方案,关心孩子的心理状况。”受惠个案2周慧敏(新江小学4年级)父亲周康顺(48岁)母亲颜美美(35岁)‧报导:曾晓然‧2011.05.16
上一篇: 下一篇: